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请戳开↓
【头像@长夜无光】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重度懒癌患者,坑品不良,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HP鹰院学子
主弓凛,蕉橘,冰酒,权瞳,夜日,光美,齐照,狗雪,新兰,鬼莱,叶橙,肖戴,龙言,杰园,封黑,森林组,西国组,冬巡组,七都本命穆娅、赛姐,恋与本命李怼怼,梦百本命阿波罗
菠萝是我老公,我爱他一辈子!

【杰盲】遗憾这黑白世界的同时庆幸我能“看”到你

#目录
#因为是无大纲的,所以剧情比较乱,然后我是第一次写盲女小姐姐,性格把握的不太好,总的来说应该又是一个通篇ooc?

海伦娜听着自己越来越激烈的心跳,默默攥紧了手里的盲杖,极轻的敲了两下地面,看着墙后的白色人影她松了口气,慢慢站起身来向反方向走去并随着逐渐微弱的心跳声大步跑了起来。 

海伦娜蹲在一堵墙后,确认心跳预警解除以后才敢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揉揉自己因为敲击过快而红肿的手,“该死,是那雾一样的杀人恶魔,感谢上苍他没发现我,否则我一定逃不掉。”平复了紊乱的呼吸后,海伦娜靠着盲杖的支撑从地上站起来,“还剩两台密码机,我得努力,再赢几次就可以去文学院了吧。”这样想着她向记忆中的电机位置走了过去。

“哒哒哒”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海伦娜娴熟的按着一个个金属按键。“啊——”队友受伤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拿起盲杖细细感应着,“看”到了踉踉跄跄向前跑着的律师和他背后那个伸出利爪的恶魔。

“咣”的一声,律师倒地了,海伦娜“看”到其他人跑去救他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加快了手下的速度。灯亮后,海伦娜忙跑向下一台,不久,大门通电的声音响彻庄园。

海伦娜没有急着走而是先找堵墙藏了起来,双手撑着盲杖,仔细聆听着,通过土地的细微振动和跑动所带起的风声“看”清了每个人的所处,“在那扇门附近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她不缓不慢的走向另一扇门。

跳动的光辉和激烈的动静预示着恶魔的来临,“该死,是我大意了,他怎么来这边了,门快开了,应该来得及吧。”听到门开的动静海伦娜抓起竖在墙边的盲杖,突然背后遭到重击,两眼一闭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海伦娜发现自己被绑上了气球,所幸场内椅子都被园丁小姐拆掉了而地下室又有一定距离,她很快挣脱下来,本想趁他没反应过来跑掉,落地的一瞬间却愣在了原地——她的“眼睛”不在。

海伦娜瘫坐在地,缓缓闭上眼睛,等待那个恶魔将自己送回“牢房”,但令她没想到的是,他没有立刻将自己重新绑上气球而是消失了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他拉开自己的手,将一件东西放到手上,海伦娜感到不可思议,握了好几下才确认这是自己的盲杖,“为什么?”她不明白,这些恶魔的职责不是阻碍他们吗,为什么还特意去帮她找回盲杖。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海伦娜感到身体失重,因为惊讶于他过近的呼吸一时间竟忘了挣扎。他抱起海伦娜向来时的路走了回去,海伦娜静静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手,回忆起刚才所触碰到的短暂的暖意“原来恶魔也是有体温和心跳的啊。”

海伦娜发现他不再前进,于是从他怀里挣扎了下来,一个不稳摔在了地上,盲杖掉落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后将盲杖塞入她手里,海伦娜这时才发现已经回到了门前,“你...是要放我走吗?”他不语,转身走了,海伦娜急忙拉住他的袖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良久,他的嘴里才蹦出一个单词,“Jack”

他将袖子从她手里轻轻抽出,向着远处走去,海伦娜握紧了手,对着他的背影轻轻地说了声谢谢也转身离去。

再见面是在一个多月后,在此期间又进行了几场游戏,期间有一次海伦娜身受重伤,左腿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至今未好,使得本就行动不便的她更难逃脱魔爪。这次的场地是红教堂,海伦娜对这里不是很熟,想着要先找队友就使用了“心眼”,这是庄园主给她的能力,能在短时间内看到全场所有人,即使只是黑白轮廓海伦娜也无比感激庄园主让她能真正看到东西。

“那是...”海伦娜看着那人高挑模糊的轮廓和手上锋利的爪子,确信那是自己一个多月以来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她朝他跑去,听着急速跳动的心跳嘴角竟露出了一丝微笑。

她站定在他面前,“好久不见,Jack。”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雾般透明模糊的身体,“你……怎么看得到我?”“不好吗?”“不是……你的腿怎么回事?”他蹲下身子,轻抚她的伤口,声音变得低沉,仿佛在隐忍怒火,“谁弄得?”“也没什么事,不过被火箭筒擦了一下而已。”“你在这呆着等我,我先把其他人送回庄园再带你去报仇……还有……那个……新裙子很好看……”杰克说完这句话匆匆转身走了。

“很好看吗……”这件裙子是上次赢得胜利后庄园主的赏赐,虽然其他人都说超好看超羡慕可海伦娜对这件裙子一点感觉也没有,毕竟她看不到,就算用“心眼”能看到也只是单调的黑白二色,而且海伦娜对于衣服没有太大的热情觉得穿什么都无所谓,比起裙子她还是更喜欢书本,这件裙子还非常臃肿影响走路,如果不是其他衣服都洗了,她一点也不想穿这件。

“既然他喜欢以后我就多穿这件好了。”海伦娜看着远处杰克的黑白轮廓露出笑容,“只有我能看到雾隐状态下的他呢,觉得好开心,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书上所说的恋爱吧。”

评论(1)
热度(31)
© 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