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请戳开↓
【头像@长夜无光】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重度懒癌患者,坑品不良,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HP鹰院学子
主弓凛,蕉橘,冰酒,权瞳,夜日,光美,齐照,狗雪,新兰,鬼莱,叶橙,肖戴,龙言,杰园,封黑,森林组,西国组,冬巡组,七都本命穆娅、赛姐,恋与本命李怼怼,梦百本命阿波罗
菠萝是我老公,我爱他一辈子!

【杰园】回家

目录
#幼儿园文笔预警,大量私设预警,ooc预警
#私设:园丁并非人格而是实际存在;逃出庄园后会得到奖金,并签订保密协定;庄园每周日休息,监管者可以离开庄园一定范围
#可喜可贺的完结了,貌似这是我写文以来第二个完整写完的文,值得纪念。
#日常嫌弃自己浪费了一个好大纲,好多想写的都表现不出来,之后可能会出一个番外讲他们之前在庄园里的事(+一篇自己的胡[jie]说[xi])
#点个重新编辑点到删除上了,日常被自己蠢死
#如果以上你都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4.
【主人格·园丁】
“艾玛小姐,真是麻烦你了,没想到会弄到中午,吃个饭再走吧?”我接过格林夫人递过来的手帕,随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麻烦,举手之劳而已,能帮上忙我很开心,我中午还有事,就不打扰了。”说有事是假的,我只是不习惯被人感谢而已,而且呆久了的话,会被看出不对劲的,毕竟“那家伙”与我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那家伙”现在占领了我身体的主导权,只有她十分疲惫的时候我才能出来。明明是我的身体,却被鸠占鹊巢,只能说是我罪有应得吗?
————
“那家伙”是笨蛋吗!居然觉得自己有病,主动跑去给那帮吸血鬼送钱!没救了没救了,我可不想承认这个笨蛋是“我”。虽然我可能是有一点奇怪,好吧,就算是非常奇怪又怎样啦,还不是该死的庄园主搞得鬼!不过……我自身也有错就是了……不对不对,现在说的是那个笨蛋的事情,她居然想着做电疗!开玩笑吧!果然世上的庸医都一个套路,也就他们这帮傻乎乎的家伙会相信电击能治病。
————
我最近总是突然醒来一阵子又沉睡,大概是庸医给的白色药丸的原因吧,它让那个笨蛋的神经变得衰弱了,走在街上都能睡着……如果不是有我指不准要出什么大事情呢。
————
因为那个笨蛋的原因,我现在都不敢随便出去和人见面了,真是的,我为什么要因为那个笨蛋而闷在屋子里啊。
————
最近我醒来的时候一般都不开店,不过今天是周日,笨蛋的日历上说有老主顾来买花,不能不开店啊。
“叮铃”,说曹操曹操到,“欢迎光临,您的玫瑰我已经准备好了,请问还需要点什么吗?”来者是一个全身笼罩的黑袍的家伙,真可疑……
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开口说到,“艾玛小姐,今天你的笑容也是一如既往的甜美可爱呢。”
这个声音……是他!他也逃出庄园了吗?
“艾玛小姐的病好点了吗?”他关心的问我。
“不怎么样,别管我了。”我犹豫着要怎么问出口“你……离开哪里了?”
“普通上班族普通假期而已……”他低着头拨弄手里的玫瑰,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在生气对吧,对不……”话还没说完,便被一片柔软覆上嘴唇,将我想说的话全部堵回了肚子里。
“是我决定那么做的,艾玛你不用自责……你就开心快乐的在这个小镇上生活下去吧。”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我愣了一会,转身上楼,翻出了那封邀请函,“希望她能明白……”
————
醒来的时候,我站在红教堂的门口,那鲜艳的红使我一时间有些恍惚,原来杂草丛生的红教堂,现在种满了玫瑰,“还真是……用来装饰……”
我向前走去,不久,见到了我的目标——那家伙正专心致志地照顾玫瑰……明明之前笨手笨脚,现在却能动作优雅的浇花,铲土……
我从后面抱住了他,把头贴在了他的后背上,“我回来了……”
他转身,满脸的无奈,“我不是说让你在外面好好生活吗?”
我踮脚吻了上去,“我可不是会随便遗弃约定的家伙。”
……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评论
热度(12)
© 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