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请戳开↓
【头像@长夜无光】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重度懒癌患者,坑品不良,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HP鹰院学子
主弓凛,蕉橘,冰酒,权瞳,夜日,光美,齐照,狗雪,新兰,鬼莱,叶橙,肖戴,龙言,杰园,封黑,森林组,西国组,冬巡组,七都本命穆娅、赛姐,恋与本命李怼怼,梦百本命阿波罗
菠萝是我老公,我爱他一辈子!

【杰园】回家

#目录
#幼儿园文笔预警,大量私设预警
#私设:园丁并非人格而是实际存在;逃出庄园后会得到奖金,并签订保密协定;庄园每周日休息,监管者可以离开庄园一定范围
#如果以上你都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里人格·修理工】
2.
我发现我最近很奇怪,经常莫名其妙的过丢一天,然后听别人对我感谢着一些我从未做过的事情,即便目前这种奇怪现象没有对我的日常生活造成什么严重影响,我还是决定找时间去医院看看。
—————
医院的医生说我可能患有极其严重的梦游症,如果吃药没有得到缓解的话,就只能进行电疗了。布朗夫人说那是一种费用昂贵且极为痛苦的治疗方法,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想见识它,希望我的病能尽快好起来吧。
—————
每次吃药后,我总觉得恍恍惚惚的,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我也就没深究,虽然很痛苦,为了病好也只能忍着了,不是吗?
—————
今天大概是我这一周内身体状况最好的一天了,精力充沛到甚至可以绕着镇子跑几圈。
我现在正在整理花房,想不到吧,我这个园丁现在也能当的有模有样了呢。
“叮铃”,清脆的风铃声响起,我堆起职业性的笑容,向门口转身,“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早上好,伍兹小姐,今天您的笑容也一如既往的赏心悦目呢。”
这位身着黑色长袍,面带奇异面具,宛若黑巫师的先生自称为“J”,东方有句古语怎么说来着?“人不可貌相”,J先生可以说是我见过的礼仪最得体的绅士了,哪怕他是这样一副可疑样子。
J先生是我的老顾客了,每周日都会来买大量的玫瑰,据他自己说是买来装饰房间用的,对此我只能感叹一句,万恶的有钱人。
“先生,请您稍微等一下,我不知道您会在周六来,所以没有提前做准备。”
J先生愣了一下,“伍兹小姐,今天……是周日。”
是我大意了,我以为吃了药就会好,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啊,是呢,我想起来了,是我睡糊涂了,您别在意。”
我低头加快了手中包扎的速度,一时间,静默无言。
“给您”,我向J先生递出那捧玫瑰的时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接过玫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仿佛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转身走了。
鬼使神差的,我伸出手拉住了他,“先生,先生您觉得电疗……是可取的吗?”
他突然转过身来一只手大力地抓住我的肩膀,我惊了一下,后退一步,一个踉跄坐倒在地。
J先生好像也被自己的行为惊到了,他单手扶脸在地上蹲了好一会儿,然后站起来,对我伸出手,“对不起,小姐,是我失态了,请您宽恕我的无礼。”
“没关系”,我拉住他的手从地上站起来,“您好像很激动的样子要喝杯红茶,平复一下心情吗?”
“不了,我……”他张口便要拒绝,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点难受。
“陪我待会儿吧,看起来您对电疗很了解,能给我讲讲吗?”说着,我从柜子上拿下茶壶和茶叶。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就进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然后便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开口道:“我有一个朋友,虽然看起来无忧无虑的,但我知道,她有时候,会一个人躲起来哭。她曾经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因为一个混蛋,那个家,毁了。她被送进了孤儿院,受尽了磨难却依然积极向上,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是残忍的现实却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她目睹了父亲的死亡,悲痛欲绝。而祸不单行,灾难降临了,一群恶棍来到了这个孤儿院,自以为是的给她下了判决,她被诊断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他们对她进行了漫无止境的电疗,每天都很痛苦,即便如此,她也坚持着,相信着只要治疗好了她就会和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
“给您”,我将茶推到他面前,“是我不对,如果不想回忆就别说了吧。”
“谢谢”,他接过茶喝了一口,“不过,我有义务将这些事告诉你。 ”
“那她,后来怎么样了?”
“她因为接受了太多次的电疗,大脑神经出现损伤,患上了臆想症,那些混蛋认为她无药可救,将她扔出了孤儿院……然后她在外流浪时收到了一个神秘的邀请函,这样我才能与她相遇。呵呵,我是不是应该感谢那些恶棍呢?”
“说的太多了,我有些累了”,他站起身来,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玫瑰,“谢谢您的红茶,很好喝,我下周还会来的,再见,祝您有个美好的周末。”
随着“叮铃”一声,一切又归于平静。
—————
这天,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封邀请函,我决定要去那个庄园看看,我一定要弄明白究竟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评论(1)
热度(38)
© 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