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请戳开↓
【头像@长夜无光】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重度懒癌患者,坑品不良,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HP鹰院学子‖
主弓凛,蕉橘,冰酒,权瞳,夜日,光美,齐照,狗雪,新兰,鬼莱,肖戴,龙言,虹蓝,轰百,封黑,黄祭,森林组,早安组,西国组,七都本命赛姐、穆娅、盾叔,第五本命艾玛、凯文,恋与本命李怼怼,梦百本命阿波罗
菠萝是我老公,我爱他一辈子!

【园医】情蛊「含微量車」

目录
※屏蔽重发测试
※给 @米大文 的百fo点文
※是时隔一个多月的更新【sorry吐舌头】
※第三次写园医OOC算我的
※第一次写百合车,我尽力了,找不到范文,谁有传送门的钥匙的话麻烦给我寄一下
※结局BE前排预警一下,不过我这种辣鸡文笔估计悲剧也让人感觉不到悲就是了

【三】
  第二天游戏,艾米丽被抽中了。还在等待的时候,艾米丽就觉得胸口有点闷,然后游戏开始。很不幸,监管者离她并不远,他发现了她,她迅速转身跑走拉板、跳窗、绕墙动作流利,搞的监管者都有些晕乎乎的。她本可以就这样逃脱,可是,事有不测,她翻窗的时候突然感觉胸口一痛,动作一个停顿就被恐惧震慑了。她被拴在气球上,身体失重,痛觉被放大,额头出了一层细汗,虽然勉强挣扎了几下,可是因为太过于疼就这样任由监管者系着走了。
  监管者停了下来,因为目的地到了,那红的似血般的椅子。她被解下来摔在椅子上,绑上绳子,旁边的荆棘迫不及待的缠上她的手,划出细微的口子。不远处,队友正蹲在石头后给她比手势,“一会快跑。”“砰——”枪响过后被队友从椅子上救下来的她踉踉跄跄地往前跑,然而胸口揪的疼的她不一会儿就摔倒在地,被监管者又抓了回去,加速上天。
  正在花园专心致志照料她的甜心们的艾玛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巨大的动静,知道有人“回来”了,于是在门口扒头望着。她看见艾米丽跌跌撞撞地从椅子上下来倒在地上,心中了然,跑过去询问她哪里不舒服然后把她扶回了房间。
  艾玛馋着艾米丽到床上坐下,又给她喂水,她艰难的吞咽却吐了出来,胸前湿了一大片。“很难受吗?”艾玛这样问她,她点点头。艾玛又问道:“想不想不这么难受?”“你有…办法吗…我都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病…”艾米丽声音沙哑的断断续续地说。“那是当然了,因为啊,你没有得病呢,你只是中蛊了而已,我下的。”艾玛笑着回答她,艾米丽听后睁大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议,“为…什么…你是在…报复…我吗…报复我…没能救你……”“不是哦,”艾玛拉起艾米丽的手献上一吻,“因为我喜欢,不,因为我爱你啊,我想要你和我在一起。”“什……”艾玛抱住艾米丽在她耳边说到:“和我在一起吧,和我交.合吧,这样,你就不会疼了,乖,听话,不想被蛊虫噬心而死的话。”
  艾米丽用尽力气推开艾玛,但是她也疼的摔下了床,艾玛扶墙站住以后看着在地板上缩成一团的艾米丽摇摇头,心中不忍口中却说你这是何必呢,跟我在一起不好吗?
  “你仔细想想吧。”艾玛这样说,然后把艾米丽抱上了床,扯过被子给她盖上后走出房门。
  晚上,众人围坐在长桌两边吃饭,“艾米丽怎么不在?”玛尔塔想起今天白天艾米丽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没什么的,我刚刚去看过了,只是发了低烧,吃完药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艾玛迅速吃完晚饭,把盘子洗好放回壁橱就准备回房。路过海伦娜身边的时候,袖子被抓住了,“用不用帮忙?我想去看看艾米丽的情况。”艾玛不着痕迹的拉回了自己的袖子,“没事,我一个就够了,平时我受艾米丽诸多照拂,也是时候还她人情了,你们就不要担心了,好好休息吧。”然后从桌上端起艾米丽那份还没动的晚饭,“大家晚安。”
  推开门,艾玛就看到艾米丽又倒在了地上抖个不停,叹了口气,进屋并顺手把门锁上,然后把餐盘放到桌上。艾玛跪坐在地上抱住了艾米丽,吻她额头的汗珠,吻她眼角的泪痕,吻她脖颈,吻她唇瓣,
后续这里

评论(1)
热度(36)
© 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