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请戳开↓
【头像@长夜无光】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重度懒癌患者,坑品不良,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HP鹰院学子‖
主弓凛,蕉橘,冰酒,新兰,权瞳,夜日,光美,齐照,鬼莱,肖戴,龙言,虹蓝,轰百,封黑,黄祭,风雪组,森林组,早安组,西国组,七都本命赛姐、穆娅、盾叔,第五本命艾玛、凯文,恋与本命李怼怼,梦百本命阿波罗
菠萝是我老公,我爱他一辈子!

【全体女求生者X你】关于中秋节

*目录
*祝大家中秋快乐
*熟悉的系列.JPG
*是节更冷翼没错了
*我可能是发贺文最晚的了吧😂

  傍晚你下楼闲逛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甜甜的香味,你循着这股香味走进了厨房,“小黑小白你们在做什么呀?”范无咎停下手里的活无奈的回过头,“说了多少遍不要那么叫我们。”你走到操作台前,范无咎手边有着一个大面团子而谢必安正专心致志的雕刻着一个圆柄状木制品,“花纹好好看,这是做什么用的?”“做月饼。”身旁一直沉默的谢必安冷不丁回答了你的问题使你有点被吓到。
  “月……饼……?”你歪头想了想不记得听说过这种食物,“又是东方的美食?”“嗯,今天应该是我们那边的中秋节,中秋节就应该赏月吃月饼,这么想着我们就动手了。”“嗷,那我能帮忙吗!”听到这你突然兴奋起来,非要给他们帮忙,他们被你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虽然刻东西我不在行,揉面团子还是没问题的!”于是范无咎往旁边挪了挪给你让出一块地表示默许。
  过了一段时间,你们从烤箱里拿出了金黄色的月饼,你感叹还真的是很像月亮,他们拿了其中的三分之一给你放到盘子上,你道声谢后兴冲冲的端着上楼,想着她会不会喜欢推开了她的门。

——

  艾玛正在给小花修剪枝叶,转头看见是你直接扑过来一把抱住,你被这突然的冲力弄的有些站不稳,顺势后倒,背部撞上了墙。
  “嘶—”你抽了口冷气,端着盘子的手在空中举的高高的,另一只空着的手回抱住她,“好了好了,先放开我,我给你带礼物来了。”“是什么!”她从你怀里离开,一眼就发现了盘子上的月饼,“是没见过的点心呢,唔…好吃!”“啊,真是的,先洗手啊。”
  你无奈的看着吃的很开心她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喜欢就好……”这样小小声的说到。因为她十分喜欢月饼再加上你说是自己做的,于是她拉着你下楼做了很多的鲜花月饼送给大家。

——

  艾米丽坐在桌前忙着什么,对你说了句怎么了却没有回头仿佛笃定来人是你。你走进,将盘子放在桌上,原来她在整理医药箱,“辛苦了。”你轻轻说了句。“没什么的,这是我的工作和义务,不管以前还是现在,毕竟,我要靠这个活下去。”她苦笑了一下,你就这样静静陪着她整理,不时下楼帮她找夜莺小姐要点东西。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吧,她终于合上医药箱,抬起手擦了擦因屋中闷热出的汗你才惊觉没有开窗。你走到窗边拉开插销,凉风吹入屋内吹走了残余的暑气,你责问她为什么不开窗户,她点点你的头说了一个你比较陌生的词,无菌操作。
  她像是突然才想起来,问你来干什么,你举起盛月饼的盘子给她看给她解释了从黑白那里听来的中秋节,她拿起一块放入嘴里,味道不错,她这样对你说到,你十分开心觉得努力没有白费。于是你们在床边坐下看着窗外明亮的月亮、聊着未来吃完了剩下的月饼。

——

  玛尔塔不在房间里,窗户开着,风吹过带着一声枪响,你到窗边扒头一看,发现她正在院子里练习,你大声喊她,她抬起头来看你,假意拿枪瞄准,你躲在窗帘后摇起了白色的纸巾,然后偷偷露头,她看到后对你笑了起来。
  她收起枪,走进房子,不一会你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辛苦了,欢迎回来。”你熟练的把水杯递给她,她一口仰进,把杯子随手放到柜子上又从你手里接过毛巾擦了把汗询问你的来意,你指了指桌子上的盘子,她走过去拿起一块吃了,“这东西不管作为点心还是主食都还不错,好吃、小巧又饱腹,在战场上万一遇到意外,粮食补给不能及时的话应该会派上用场。”
  听到她这样的评价你笑了,然后告诉她这个名为月饼的东西不能保存很久。于是她有些遗憾,但还是吃完了剩下的几块月饼,把盘子还给你并郑重的道了谢。

——

  海伦娜正坐在床上安静的看着书,她看的十分认真没有注意你的到来,你静静坐到她旁边,将头靠到她的肩上一块看了起来。
  “哎呀!”你是被她的惊呼叫醒的,“早啊,你脸怎么这么红。”你意识并不清醒的顺口这么说了,她听了忙害羞的拿书挡住脸。你清醒后边暗自懊恼刚才的轻浮之举边给她道歉,好一会她才肯从书本里露出半张脸,问你来找她有什么事吗。你闻言变戏法似的拿出那盘月饼,她惊喜的把书放下,从你手里接过一块,掰开,塞进了不大的嘴里慢慢咀嚼着。
  你看着她两颊鼓鼓的样子有种养了只小松鼠的感觉,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她不解的看向你,你揉揉她的头发想着糟糕了,要怎么糊弄过去,便给她讲了听来的后羿嫦娥的故事。她对后面的剧情很感兴趣于是你被她央求着去找范无咎和谢必安问了。

——

  特蕾西的房间里空空荡荡,你想了想,转身下楼,打开仓库门,她果然在这里,蹲在机器人身后,满身油污。你小心翼翼地避开一地的凶器走过去,她察觉到你的到来手上的活并没有停下,语气很不好的问你过来干什么。
  回答她的是你挡住她视线的月饼盘子,她瞪了瞪碍眼的盘子然后张口衔了一个月饼,“壤咔壤咔(让开让开)。”她一边安装各种零件一边嚼啊嚼把月饼咽了下去,“这东西挺好吃的,叫什么名字。”“月饼。”“长得是挺像月亮的。好了好了你放……那边那个桶上就走吧,我忙着呢,哦,对了,月亮门附近我新拆了一个电机,你把零件给我搬回来。”
  知道了,于是你这样回复她后走向了军工厂,摇了摇头心里不解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孩。

——

  菲欧娜不出你所料的在祷告,你把盘子放到地上默默地跟她一起,祷告完毕后她拿起了你带来的月饼,“索托斯大人说你会给我送食物,这是什么?没见过。”你给她解释了中秋节和月饼,不过她兴趣缺缺,“这样啊,倒是还挺好吃的。”她吃了两块后把剩余的放上了贡品架,“索托斯大人会记得你的虔诚的。”这样对你说到。
  于是你露出习惯了的表情出去,靠在门框上叹了口气想着她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让自己走进心里。

——

  薇拉的房间里一如既往的弥漫让人眩晕的香气,你捏了捏太阳穴使自己清醒,只见她躺倒在地上手里握着没盖紧的香水瓶,其内的液体缓缓流下在地板上形成了一个微小的水潭,你连忙过去搀她,把瓶子从她手里抽出来,轻轻的叫她的名字。
  听到你的声音她缓缓转醒,打了个哈欠,“是你啊,到吃饭的时间了吗?”你扶着她到床上坐下又把窗户和门都打开好把气味散出去,突然她尖叫了起来,声音之大震的你半天没缓过来,“我的宝贝啊,你对我的宝贝做什么了!”她跪坐在地上捧着她的香水瓶满脸心死如灰,你心里抖了一下,想起刚才扶她的时候好像把香水瓶顺手扔地上了。“不干我事,是你没盖好。”你有点心虚的回她。“……我一天的成果啊……我的未来啊……”“没…没那么严重吧,反正你记得配方。”
  她听了你的话瞬间变了个脸,恢复了她平常的优雅从容全无刚才的慌乱。她在一堆纸中翻翻找找然后抽出一张,拍拍裙子从地上站起来,“也是,反正我能再次做出来,没什么好慌的,刚才是我头脑不清醒,失礼之处还请见谅,那么,来找有什么事吗,我的爱人?”
  你把月饼递给她并讲了中秋节的习俗,她并没有接过而是挽上你的手臂,“走吧。”她这样对你说到,“去哪?”你一脸不解,“当然是出去赏月啊,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中秋节就是要赏月啊。”于是你们坐在门厅看着皎洁的月亮吃完了那些月饼。

——

  玛格丽莎不屑的看着你盘子里端着的橙黄色圆糕,并没有伸手拿取而是换了个姿势继续懒洋洋的躺着。是啊,她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你居然妄想用这种东西让她开心,想到这儿你沮丧了起来,默默的放下盘子走了。
  然后她睡了一觉直到深夜才醒,肚子有些饿的她不经意拿起桌上那个名为月饼的东西咬了一口,然后眨了眨眼吃光了你带来的全部五个。她认真坐在床边想一会后穿鞋跑了出去。
  你迷迷糊糊打开房门时看到的就是衣服皱皱巴巴,头发有些散乱,脸颊微红的她。她向你伸出手,你一脸不解的回看她,“那个叫做月饼的东西很好吃……还有吗……”于是你欢欢喜喜的拉着她下楼做月饼去了,当然,因为制造出的噪音隔天早上你头上多了几个包。

——

今晚月色真美

评论(5)
热度(25)
© 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