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请戳开↓
【头像@长夜无光】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重度懒癌患者,坑品不良,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HP鹰院学子‖
主弓凛,蕉橘,冰酒,新兰,权瞳,夜日,光美,齐照,鬼莱,肖戴,龙言,虹蓝,轰百,封黑,黄祭,风雪组,森林组,早安组,西国组,七都本命赛姐、穆娅、盾叔,第五本命艾玛、凯文,恋与本命李怼怼,梦百本命阿波罗
菠萝是我老公,我爱他一辈子!

【赛哈姆X女指】拯救

※采用了从原游戏文本上进行补充的方法,原游戏文本可以点击上一篇,我的计划是走安托线拯救塞姐,大量OOC,重度懒癌不定时更新,以上都OK的话,希望你喜欢这篇文。
目录
————
1.
砰、砰、砰、砰
【女指】什、什么情况!?
剧烈的轰击声-!
【安】快闪开!
【女指】这里不是生活区吗?怎么变成战场了!
【安】有黑门的地方本来就是战场啦!
轰隆——!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莫名其妙当上指挥使后的第二天。她全身上下结满了暗紫色的晶体,让人害怕的同时又有一种无比的熟悉感。
【女指】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我不由自主地想伸手触碰她,小心翼翼地靠近仿佛她是珍贵的易碎品。
【赛哈姆】……敌人……
她对着我抬起了枪口,身后所有的武器都张开了爪牙。
【赛哈姆】敌人……消除……
动……动弹不得了。
喀嚓,她走进了一步。
空中的枪械占据了我的瞳眸,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铛”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使我清醒了过来,剑与枪的接触产生了强烈的火花。
安的保护让我至少没有被气浪吹飞出去,但却被响亮的爆炸声震得一阵头晕。
【安】真是的,你在干什么呀,怎么能在敌人面前发愣呢,你没事吧?
【女指】没……没事,谢谢你来救我,安。……那把枪,果然是神器使吧,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个晶体,是什么?
【安】哦,对了,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呢,那是……
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地上闪烁的红点,心里升起不妙的预感。
【女指】安,那个!
【安】糟糕,是地雷,来不及跑了……
【??】罗纳克,张开壁垒。
突然出现的大汉,大约有两米高,手持一副巨盾挡在阵势的最前方。
盾牌的防护层,将他身后的圆形范围全部笼罩,挡下敌人的强力一击。
【女指】你是……
【希罗】嗨呀,终于赶上了。
【女指】哎,希罗!你又是什么时候躲在我们身后的。
(抓)
【希罗】没时间解释。
希罗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希罗】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刻,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罗纳克,压制住她!
【罗纳克】明白。
赛哈姆一击不成急速后退,罗纳克直追而去,而在赛哈姆的身后——
【安】你已经无处可逃了。
安已经从刚才的战斗中反应过来,截断了赛哈姆的退路。
前后都有守卫,赛哈姆果断的投下烟雾弹,打算从侧面撤走。
【希罗】哦,看来要动真格的了。
希罗表情轻松地说道。
下一秒,烟雾中传来如同怪物一般的嘶吼和喊叫。
【赛哈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响亮的闷击过后,赛哈姆的惨叫停止了。
不一会儿,烟雾散去。
罗纳克巨大的盾牌染上紫黑色的血迹,赛哈姆破碎的残肢倒在脚边。
我不敢想象烟雾里究竟发生了怎样压倒性的战斗。
希罗脚步悠哉的走过去,对着赛哈姆弯下了腰。
看着这一幕,我的脑海里好像有一根线断了一样,破裂的晶体,惨叫,实验室,在我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身体便扑倒了赛哈姆的身上。
【女指】不许伤害她!
【希罗】嗨呀,干嘛这么大反应,我又没干什么,刚才她可是想杀了你哦,而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对救命恩人就是这个态度吗?
希罗继续靠近着,赛哈姆仿佛感知到了什么身体抖了一下,她的身上,悉悉索索的落下碎裂的紫黑色结晶。
我看着手里的结晶晃了神。
【希罗】怎么,吓到了?呵呵,第一次见到活骸的时候,我也跟你一样呢。
【女指】活骸?
【希罗】你不知道吗?神器使与普通人类不同,体内存在“幻力”,幻力这种东西能够让人类拥有“超能力”。可是一旦沾染上,就像身体里埋进了一颗“定时炸弹”,过高或过低的幻力都会让神器使暴走,成为活骸。
希罗像是想起了什么。
【希罗】对了,你不知道什么是活骸,那你也肯定不知道中央庭是如何处理活骸了。
【女指】什么处理?照你的说法,活骸化只是一个力量失控的状态,只要治疗好就可以了吧?
【安】不对,活骸化一旦开始是不能恢复的,中央庭对待活骸的处理方法,只有在丧失神智更加恶化之前将其消灭。
【女指】消灭!你们想干什么?
【希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否则完全失控的活骸会造成极大的伤亡。
【女指】那也不能……
【希罗】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你,我更喜欢你了!那么,听听我的建议吧,我并不想失去任何一个同伴,更不用说亲手消灭他们了。我想把赛哈姆藏起来,她的活骸化才刚刚开始,若是研究推进了的话,说不定能找到治疗她的方法。当然,这件事要对安托涅瓦保密。
【女指】等一下……为什么是安托涅瓦?
【希罗】因为,极力主张必须立即消灭活骸的人就是安托涅瓦。

评论(1)
热度(7)
© 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