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请戳开↓
【头像@长夜无光】
一个只有脑洞没有文笔的写手
重度懒癌患者,坑品不良,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HP鹰院学子‖
主弓凛,蕉橘,冰酒,权瞳,夜日,光美,齐照,狗雪,新兰,鬼莱,肖戴,龙言,虹蓝,轰百,封黑,黄祭,森林组,早安组,西国组,七都本命赛姐、穆娅、盾叔,第五本命艾玛、凯文,恋与本命李怼怼,梦百本命阿波罗
菠萝是我老公,我爱他一辈子!

一位凯吹说的话。

请周知,谢谢,谁本命被这么黑都会不好受的,将心比心一点好吗

可馨儿:

早就想说这个问题了,因为怕被怼就没有说)


北城【我爱小裁缝】:



早就受不了了



我不明白lof上为什么天天说牛仔是流氓,次次画他抢某个监管者“老婆”然后被揍的梗,画就算了牛仔扛人手势绅士手你们吃了???游戏里的建模清清楚楚凯文的手根本没有碰到他肩上的人,怎么到了lof这里就是摸别人不要脸耍流氓被揍???官方做这个角色难道是用他来做别的cp陪衬吗?!!什么都不了解天天画ooc??



对不起凯文人气不高粮本来就不多。翻tag天天...

一些不知道哪年哪月会成成文的东西
顺便问一下第一张图,倒数第二段--的位置填什么形容词比较好

食梦兽的(噩梦)圣诞节

*随便写着玩的东西

  今天是圣诞节,“雪花”和“香槟”正在自己屋内开心的开着partty,正当他们打算喝酒庆祝的时候,一阵白光闪过,他们一晃神就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面前有一帮披着银袍的人向他们冲来,他们十分害怕的对对面发动了攻击,想让他们离开,想回到自己温暖的小屋。
  然而并没有用,虽然他们的攻击造成了银袍人一定程度的受伤,但对面的攻击更加猛烈,不一会,“香槟”就被打晕过去,身体慢慢消散,“雪花”就这么边眼睁睁看着他消散,边承受着银袍人的攻击,不久也晕了过去。
  等他们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暖炉里的火焰还在有节奏的跳动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场噩梦,只有身上的疼痛能证实它的...

【全体女求生者X你】关于中元节

*目录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突然发现今天是中元节,于是速撸了篇垃圾短文

你:对了,你听范无咎和谢必安说了吗?今天好像是东方的鬼节啊,晚上鬼门大开会有鬼魂在街上游荡,想想有点可怕啊。
——
艾玛听了很感兴趣,晚上非要留在大厅里等着看鬼就是不回房,最后被你生拉硬拽走了。
——
艾米丽笑了笑,对你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的,如果有,那也是冲我来的。
——
玛尔塔把枪拿出来,对准你的身后,你不用怕,我会毙了他的。
——
海伦娜吓得瑟瑟发抖,你拍着她的背,好了好了,别害怕了,我不该给你讲这个的,不会有鬼的,那是东方的节日,即使是真的也没我们事,好了好了,实在害怕的话,我晚上陪着你。
——
特蕾西别了你一眼,然后继续改...

150fo点文(点3个,没人就算了)

为什么这么快就150了,慌,我50和100还没写完呢就又要欠账了,望天
那什么就还是老样子吧,我简介里有的cp都可以点,最好带梗
——
持续有用

【全体女求生者X你】关于告白

目录
※随便写着玩的,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有可能会当个系列继续写

你:我喜欢你!
——
艾玛扑过来抱住并亲了你的脸颊,我也是!那我们一直在一起吧!
——
艾米丽把一缕发丝别到脑后然后冲着忐忑不安的你笑了起来,真巧,我也喜欢你。
——
玛尔塔停下了一直擦拭枪支的手,而后抬头盯着你看了半天,直让你心里发毛,然后继续低头擦拭,轻描淡写的说了句那就在一起吧。
——
海伦娜羞红了脸,一时间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轻轻抱了你一下,把脸埋进你的胸口。
——
特蕾西回了你一句,那你能干什么?你说你为了她什么都能干,然后被她眼冒金光的抓着跑到一个拆的看不出原样的火箭椅旁边,来抱着这些带走,不许弄掉了啊。
——
菲欧娜干...

【园医】情蛊

目录
※是时隔十八天的更新【笑:-D】
※第二次写园医OOC算我的
※给  @米大文  的百fo点文,我尽力了你别打我(以及大纲一不小心写太长又开了巨坑对不起)
※看标题就知道应该有车, 不过我不太确定会不会半路报废
※结局BE前排预警一下,不过我这种辣鸡文笔估计悲剧也让人感觉不到悲就是了

【二】

  “艾米丽,你在吗?”艾玛左手端着一盘蛋糕,右手轻轻叩门,左右口袋里还分别装着两瓶香槟。
  不久屋内传来回应,“艾玛?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刚才在最后关头救了海伦娜和小特,逆转全局赢得了胜利,特地来祝贺你…我进去咯?”艾玛开门进屋,从明亮的走廊进入略昏暗的屋内使她的眼睛有点不...

【弓凛】回家

※我一直认为我现在的文笔不配触碰本命,但今天就是想写点什么,真的很难受,刷tag想找粮缓解心情的时候,看见一张张即时票图感觉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又哭不出来。
※写给自己看的东西,文笔什么的ooc什么的剧情不通什么的麻烦多包涵,实在看不下去了了可以私信我,我删
※坐同辆车回家了,是糖!是糖!是糖!【哭】

  “master,感觉怎样。”Archer端着一杯红茶走进来,放到了床头柜上。

  “还能怎样,彼此彼此。”只见两人身上都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有一些还在淌着血。

  “我给您包扎。”Archer蹲下身去,小心翼翼的给伤口上药,“嘶——”,“很疼吗?”他语气不自觉的放柔了一些,“我再轻点。”...

© 冷翼今天掉粉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